是旭东先生对泰山的稔熟

by admin on 2020年1月5日

  2010年的最后一天,我在台北故宫看到清代的一本《林皋印谱》,其中一句印语不识不知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是旭东先生对泰山的稔熟。是旭东先生对泰山的稔熟。  我与王旭东先生识在1993年夏秋之交。牵线搭桥的是他的电视专题片,我是那部片子的撰稿。那时节,天空比现在要蓝一些,摄制组一行随旭东先生辗转于泰山。让大家忘却不了的,是旭东先生对泰山的稔熟,我记得一个细节,在拍摄旭东先生山顶写生的时候,他全然忘了是在摄像机前,口中念念不知何词,向左看动神,向右看神动,让我恍然觉得:沧桑中,一位异人在揣摩魏晋风骨。

  这个瞬间定格在我的心中。日子久了,便化成一种氤氲着的气韵。后来,看了旭东生的许多关于泰山的大画,我的所有感觉汇集到一起,也是这两个字:气韵。

  若干年来,每当我撰写有关气韵的文章时,便把这个瞬间复活在脑子里,使我的文字有了依据。

  那部专题片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播出,影响颇大,有专家在评论这片子的时候用了这样一个标题:一个人的泰山。

  我不知别人如何看,也未曾和旭东先生求证,依我个人的认为,旭东先生是画泰山出的名。1993年,我看他的泰山大画,找到的是王籍的感受: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而在2010年秋天他的从艺五十周年画展上,再看他的泰山系列,我便感到他的作品已经从浓厚走向了宽广。

  他的五十周年画展那天,来了许多人。那天正下着雨,但萧萧秋雨没有阻住人们的热情。画展从来就不是一个欣赏画作的好场地,我惊愕那天那么多人竟然静立在各自喜欢的画作前画家对他画作的起意、所抱有的雄阔心和大念,都值得人们在观赏这些画作时,拿出和画家同样的诚意和耐心。

  那天,我站在一定的距离,看旭东先生的画,大泰山的多样景色,在这里浑为一体。笔底大山水,透着旭东先生的真性情,看着云烟千里、万峰无定之象,我久伫不离。

  透过画展,我终于弄清画家有一种对泰山的虔畏心理一种揪心的关注。

  看旭东先生的画,正因为视觉上有花遮柳护,听觉上有雨落残荷,嗅觉上有暗香浮动,感觉上便有了心旷神怡。

  看旭东先生的画,我总觉得他极像一位行吟诗人,游走在他自己张罗出来的一个可人世界里。没有人知道他欲往何方,没有人知道他走多远,只有他自己知道心里的诗行就是道路,诗行到哪里路途就到哪里。

  看旭东先生的画,看出他一直在坚守。时下最令人担忧的,是越来越多的文化人对文化人格不管不顾起来,而旭东先生则视这种文化人格为生命。几十年里,他的际遇几经变迁,在他绘画生涯的几个关隘处,做过许多充满自由精神的突围努力,但无论结局如何,他都拖曳着源自中国传统笔墨的根性,这种长长的根性,使我们有理由认为他的创作是站在厚厚的积淀上,因而充满了历史感和文化感。

  在这样一个喧哗和骚动的时代,阅读旭东先生画作中的翰墨精神,如同聆听汤汤天籁,无疑会安定人们的心绪,纯静人们的思想,画家和他的作品,能够给予人们如此受益,这个价值便无须再去论证。

  看旭东先生的画,目光触摸一回,激情就燃烧一回。无论是勤学苦练的求索,还是心手两忘的抒怀,无论是浪情恣肆的狂放,还是温文而雅的内敛,旭东先生都不舍激情。在他的画中,总能听到一些热烈的词语,攀着季节的藤蔓,拉长精彩的日子。总有一些忧伤的相思,追逐着不凡的超越,染红远处的落日。一管柔笔,一张宣纸,就这样把人的精神性情清晰而又千差万别地体现在笔下的点线之中。

  美术是精神文化的一部分,透过技术、技巧、风格,能看到实质上的核心内容。看过旭东先生画展,人们发现:人文主义的价值取向、积极达观的精神立场、充满诗性的情感表达,这三者构成了王旭东国画作品的基调。

  旭东先生潜心的是一种有难度的绘画,何谓难度,不是技艺,是守住中国画的笔墨底线的同时,把观者带入一个浓郁的艺术氛围,这需要才情。

龙8国际app,  我听说旭东先生的画在市场上颇为抢手,市场繁荣并不是艺术水平和艺术价值的判断标准,却是社会文化心理的晴雨表,它记录着社会对某种艺术现象的认可度,也反映着消费者的欣赏水平和文化心理。

  生活中的王旭东,一如他的画作,气韵天成。认识旭东先生的人,都会认定他是一位耿介之人。我和旭东先生相识近二十年,交谈不过三两次,但神交、忘年之交却使我们在同一座城市的不同角落为对方送去遥望和祝福。去年的那次画展,是时隔十年之后的相见,我看到他风采依然的背影,行走在时间与空间的永恒里,留下的艺术创作脚印还是那么清晰。

  这些年,旭东先生,由国内而国外,从一个城市抵达另一个城市,就像一朵漂移的云。这个画面,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又将幻化出我在开头讲过的那一幕:气韵天成。

  气韵、沉静、定力,这是王旭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