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巨大声浪中听出那微小的但是坚决的声音

by admin on 2020年3月29日

沈老,沈鹏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

是的,现在不是了,因为年事已高,让位给年轻人了。但他过去是。所以,我愿意这么介绍他,称呼他。要不,前面加个“原”字也成。

闲话休叙,且说那日两会政协委员小组讨论,人们发言踊跃,争论激烈,大有你方唱罢我登场,就是不叫会冷场之势。就在某壮汉粗声大嗓慷慨激昂打算演说一番之际,突然,人们隐隐约约听到最后一排一个微小的类似蚊子或者比蚊子稍微大一点的声音,传了出来。

咳,咳,我来发个言。

主持人李东东眼尖,耳朵好使,心又特细,在巨大声浪中听出那微小的但是坚决的声音,在一群黑发人中看到那已然闪着银光但是稍微有点儿小的脑袋。于是双手一摆,示意壮汉先别讲话,看看咱们的沈老,是否有话要说。

咳,咳。沈老清清嗓子,开始正式发言。声音很小,但很坚决,咬字清楚,一如其书法。

我说件事情,不一定与大会有关,但我认为比较重要,就是,书画作品的打假。

书画作品有假,这不奇怪。但是这假,假得越来越假,越来越猖獗,简直是铺天盖地,如洪水猛兽,那我就不得不说一说了。

沈老说起一件小事,发生在政协委员住的宾馆。这宾馆一层,不是有销售这产品那产品的小商店吗?就在委员必经之地,有一销售书画的柜台。说也巧了,里面据说就有中国书法家协会前主席沈鹏的作品。还有目前市面上“走”得很好因而要价特“猛”的画家范曾的作品。

甚至,还有范曾的代表作《老子出关图》!

新闻出版界精英,岂能放过此新闻!

于是,便有中国最大精美书画印刷企业深圳雅昌公司的老总万捷委员,上前打探询问。

小姑娘,请问有范曾的《老子出关图》吗?

有啊有啊。小姑娘挺高兴。因高兴而热情。手脚麻利地把名画请了出来。

看来还真有啊。万委员一边嘴里念念有词将画小心翼翼展开,一边在心里慢慢画了一个不小的问号。《老子出关图》,乃范曾代表作也,不说必须锁入密室,周围激光保护,起码,也不至于就在这么个不起眼的小摊儿上,让这么一小姑娘就这么着随便出售吧。

展开方一半,万捷有数了:假的!绝对是假的!百分之百是假的!!!

你道万捷何许人也?他搞书画精美印刷多年,什么样的名作名品没有见过。这玩艺儿还能躲得了孙猴子万委员的火眼金睛?

多少钱?三千八。三千八?三千八!

龙8国际app,那当然肯定绝对保险是必假无疑!必须的!

吃饭时,万委员把这故事像传奇一般与众人述说。好家伙,别说三千八,你就三十八万,我也当场拿下,决无半点犹豫!

这,就是咱当今中国的书画市场,一个生动然而不大有趣的缩影。

所以,咳,咳,我就上前去问,有没有沈鹏老先生的书法作品呀。咳,咳,这是沈老在发言了。全场鸦雀无声,欲闻其详。

小姑娘告诉我说,老人家,对不起,这个真没有,卖完了。不过现在没有,以后可以有。

咳,咳,沈老稍作停顿,不是清理嗓子,而是,他比较气愤,说话有点儿颤抖了……

本来,你说这不是明目张胆的造假吗?但你没办法。他虽然造假,但他有挡箭牌。他说,我们确实是假的,但我们这是国家允许的“高仿”。“高仿”,知道吗?就是高级的,高档的仿造品。不但“高仿”,还有故宫博物院专家的证明!你说你拿他咋整?有辙没辙?

说此话者,万捷也。时空又回到饭桌上。吃饭的我们,听完故事,一群新闻出版界见多识广有点资历的政协委员们,面对此情此景,竟然无话可说,或者直说了吧,无计可施。

您是大律师,如果遇到这种情况,您觉得应该怎么看,如何应对?

三四天后,吃饭桌上,笔者请教社科界委员中一位来自深圳的大律师。

大律师沉吟半晌,搔搔头皮说,这问题还真没碰到过,也真有点不好办。不过我想,起码,你这“高仿”,必须是经过当事人,也就是画家书法家本人的同意,而且双方必须签定协议,他认同你进行模仿制作。同时,这里面还必须有他的分成。因为,交易的最终收益,相当部分是来源于画家和书法家的初始劳动。

律师说话,比较严谨。不过大体意思我明白了。但沈老显然没有明白,因为那天吃饭,他没在场。这不,咳,咳,沈老继续把他要说的话说完。

这个画摊的事情,我也不想深究,现在就这么个情况。比这厉害得多,气人得多的事情,多了去了。所以我呼吁,对于当前中国书画作品市场的假冒伪劣现象,有关部门一定要管一管,要制定出一套办法,形成法律。因为,这样的现象,对画家书法家,对收藏者,对书画市场,对我们国家,都是一个伤害!

咳,咳……沈老又激动了。沈老沈老您别急,别急别急,发言完了吗?完了。好,下面,请刚才那位委员,对,就是你,请继续发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